【聯合晚報/記者姜穎/台北報導】  



「選對指導教授,研究所就念完一半了」。指導教授掌握研究生的「生殺大權」,是研究生拿不拿得到文憑的關鍵人物。因次,噓寒問暖少不了、幫教授「做生日」都很常見,要是遇上性格古怪、要求不明確的指導教授,研究生還得「錄音存證」自保。


 梁軒(化名)是同儕眼中的模範生,選指導教授時「力排眾議」找了位以「要求高」著稱的指導教授。兩人平常關係十分「麻吉」,沒想到,梁軒惡夢卻從此開始。指導教授性格陰晴不定、批改標準不一,同樣的章節反覆修改無數次。兩人討論常不歡而散,最後他只好「錄音存證」,讓朝令夕改的教授無話可說。


 最後,梁軒花了四年才拿到碩士文憑,許多成績不如他的同學早就畢業了。他和女友的結婚計畫也為此改變,只有公證,連請客都省了。他懊悔不已,呼籲學弟妹「選對指導教授,研究所就唸完一半」。


 沐婷(化名)則找到有口皆碑的「好」指導教授。該教授德高望重、外務繁多,是國內知名的學者,論文把關卻十分寬鬆。所上凡是想盡早畢業的學生,都找他當指導,沐婷的論文也果真沒遇到任何刁難。沒想到,口試前夕,外校口試委員卻大表不滿。最後,指導教授丟下一句「重寫」。沐婷的畢業計畫,瞬間變得遙遙無期。


 國內有些研究所,則流傳著特殊「傳統」,指導學生必須替單身的教授「做生日」,從訂餐廳、發帖子到買單一手包辦。有研究生受不了這種陋習,臨時換指導教授,同校教授卻礙於人情不願「接手」,害他差點畢業無望。


 就讀國立大學研究所三年級的李同學表示,指導教授和研究生的關係不均衡,大學生還能依靠「教學評鑑」來制衡指導教授,研究生的「生死」卻完全仰賴指導教授。他表示,部分教授「書唸太多了」,性格古怪,伺候起來真的是「伴君如伴虎」。


 【2008/02/17 聯合晚報】


創作者介紹

中大研究生部落

中大研究生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ocean
  • 看來我們老闆是好人...Orz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