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志走學術路線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了,無論在學術圈之內或之

外,不時會聽到一些讓我不以為然的奇怪論調,如「培養勢力範圍」

、「壯大地盤」等等。這和我所受的儒學訓練有關,儒家總要以「義

」而非「利」為主,學術上就是要以追求「真理」而非「權力」為目

的。「壯大地盤」給我的感覺像是政客而非學者,孔子講學的目的也

不是為了爭奪學術市場,而是講出他所了解的真理,讓每個人自己思

考他講的對不對。孔子之後,儒學又分化出許多不同的講法,如孟子

較有理想主義的色彩,荀子較有現實主義的情調,這和每個人的性格

傾向有關。但學術之為學術,又不能建立在個人喜好之上。因為個人

喜好沒有是非、對錯的問題,愛怎麼講就怎麼講;學術則必須通過理

性的批判。


  「理性的論辯」是學術最核心的價值,針對各種學說做深入而精

細的論辯,才能清除學說背後隱含的個人喜好、偏見的限制,修正學

說內部隱含的矛盾與謬誤,從而更接近真理。沒有深入而精細的論辯

,學術就無法進步。不同的學說往往隱含不同的價值觀,強調外王者

內聖工夫可能做得不夠,只重內聖者又無法解決外王問題。為什麼有

這麼多價值觀,就是因為人生是複雜的,沒有一套學說是萬靈丹,必

須以各種學說處理不同的問題。但人在自己的信念受到挑戰時,又很

容易激發強烈的情緒反應,結果不是訴諸權力,強迫別人接受;就是

道不同不相為謀,老死不相往來。「理性的論辯」正是要免除前述的

偏激態度,建立一個溝通的平台,即使價值觀不同,只要大家都講「

理性」這共通的語言,就有整合的可能。


 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以上的說法過於理想化。雖然大家都知道理性

的重要,但大多數人包括我自己在內,每天都在私心、欲望、習氣當

中打滾,很少有人能夠百分之百理性。要解決這個問題,我想「寬容

」可能是一項首要的原則。參考心理學的說法,人之所以會受私欲束

縛,是因為潛意識裡頭有許多僵化的信念所致,這些生命的雜質雖然

表面上被道德理性所掩蓋,暗中還是對情緒、行為有莫大的影響。只

有先抱持寬容而非批判的態度,允許這些雜質從個人的生命底層及人

際互動當中浮現出來,才能做進一步的疏通。無論是儒家、道家還是

其他什麼家,「理性」與「寬容」這兩大原則都是使學術得以健康發

展的先決條件吧!

創作者介紹

中大研究生部落

中大研究生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